王牧伊

  北理工有十二只鹅,大白鹅,健硕挺拔大白鹅,整整十二只

  我们在周末傍晚的校园游荡时正赶上它们上岸吃草,王牧伊好奇,一点点靠近,看得认真

  大鹅不但洁白,而且肌肉发达,昂首站直的话比王牧伊还要高。妈妈怕大鹅伤人,但又想让王牧伊看,站在一旁蓄势,时刻准备鹅口救子。但王牧伊处世一向谨慎,只需大白鹅一个短暂的盯视,她就掉头逃跑,有时逃的突然,反倒吓妈妈一跳

 

王牧伊第一次刷碗,妈妈在一旁指导。她把水池周围搞得一片狼藉,泡沫横飞,惨烈如案发现场。爸爸不禁慨叹:“名师出高徒”

  王牧伊饿了,非常饿,非常非常饿,所以吃相难看如此

  爸爸做了她爱吃的胡萝卜,西红柿,豆腐,白薯,金针菇,蒜瓣和舅爷自家种的被虫虫吃过的菜。三拳两脚炖在一起,然后下手擀面,转小火慢煮慢慢煮,煮这一锅五颜六色

  住在大学附近很好
 
  大操场,青春洋溢,亭台、水榭、桥上投食戏锦鲤。入夜时分执手惜别的情侣和清早林荫道上捧书晨读的学子,都是爸爸对大学生活的想像。

  妈妈大学毕业快十年了,王牧伊的大学还要等她十五年。十五年啊,日子好长,但妈妈想想过去的十年,转瞬
 
  如果再写下去,爸爸又要伤感了,所以引用王牧伊的话,“停”

  要是食堂能对外开放就更完美了

  大多数时候,王牧伊温柔体贴,善解人意

  经常跟花花草草,动物昆虫们拜拜,偶尔还要嘱咐几句

“小花拜拜,我去回家去了,明天再来看你”

“小猫拜拜,明天给你拿火腿肠吃,你别怕我”

“小鸟拜拜,我找我妈妈去,你也找你妈妈去吧”

“摇摇拜拜,快下雨了,你别摇了”

爸爸在一旁很欣慰

  下月十五,王牧伊将年满两岁半
 
  风流倜傥,本该是踩着滑板车追风的年华,怪只怪爹妈懒惰,平日里未尽教练督导之责。现如今王牧伊车技惨淡,万难追风,好在脸不小嘴够大,迎风张嘴,可兜之。
 
  周末加练,亡羊补牢。驱车北理工,行至大操场,滑板车崭新热身运动做足,本来一切准备妥当只待策马扬鞭,没成想她一上车非但不虚心求教教,还把妈妈推得远远不准靠近,自己踩上车蹬得慢不说,要命的是不会拐弯儿,完全随波逐流。心中也有目的地,但越着急越不能至,结果更着急更南辕北辙。妈妈上前指导,又被她哭着推远,反反复复。

好在妈妈心思够细腻,才有了对话如下

“王牧伊,你是不是看到别的小朋友都会,就你不会,你着急难过难为情”

“恩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什么都要妈妈教你,你更着急更难过更难为情”

“……恩……恩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想自己学,但是总学不会,总是拐不了弯儿,就更更着急更更难过更更难为情”

“…………恩……恩……恩…………”

“那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办呢”

“我就哭呗……啊啊啊……呜呜呜”

妈妈猜出了她的心思,应对就不难,最终当然是皆大欢喜

唯留爸爸一旁伫立,心绪久久难平。如此一个小小人儿,初来乍到。满打满算不足两岁半,世间种种远未尽数历尝,可凡凡总总的情感却已有了深深的底色。

“好在牧伊有我,有妈妈懂她,唉……但那么多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人懂他们吗?”

…………

事到如此,爸爸又陷入了无头无尾和自以为是的悲天悯人。还有淡淡的、久久的、对女儿的想念,虽然,王牧伊此刻就站在爸爸身边

   北理工操场上像模像样的热身运动

   妈妈骨骼清奇,腿不长但臂短,加之柔韧性极差,据说从记事起就没在腿绷直并齐的状况下摸到过地,假如智商再高些的话本可以去下围棋,也算是跟运动沾边……
   好在王牧伊继承了爸爸一些运动天赋,万幸

困了累了,就到妈妈怀里腻歪,不时偷偷看爸爸一眼,好像再确认一切正常,“正常”就是大家都在一起,都在一起,她就能安稳的睡了